您的位置 首页 今日头条

贾晓晨和龚嘉欣夏暑儿童溺水频发 如何织密防溺水保护网

视频:暑期防溺水安全不“放假” 请看防溺水指南来源:中国新闻网

  海南3个多月里已有10余名学生溺水身亡,他们多为留守儿童。如何编织周密的防溺水保护网,弥补留守儿童假期的生活空白成普遍关注——

  留守儿童溺水,什么时候不再是夏暑之痛

  “儿啊,回来啊。”7月7日下午,放暑假第1天,海南澄迈福山镇文学村5名学生结伴去水塘边顽耍,1名15岁留守男生不幸溺水身亡。

  失事后,孩子的母亲哭成泪人,悲伤过度几度昏厥。事发至今,她照旧沉醉在失去儿子的悲伤当中,经常在半夜禁不住嚎啕大哭。

  “每当学生放假,教育部门都会很紧张。暑假前后,频频下发学生防溺水的紧急通知,但是,通知年年发,学生溺水年年有,让人悲痛不已。”海南师范大学老师郭敏叹息道。

  事实上,溺水事故1直是危害中小学生安全的“头号杀手”。数据显示,溺水是我国儿童的第1位致死缘由。我国每一年有5.7万余人溺水死亡,其中0至14岁的就占56.58%,远高于交通事故和失足跌落的意外伤害,而每一年78月份是儿童溺水多发季。

  面对这1频发事件,海南公安消防部门屡次发出正告,教育部办公厅也发布《关于预防学生溺水事故切实做好学生安全工作的通知》等相干文件,可为何学生溺水事件还是没法避免?是学校监管不严,还是家长监督不力?留守儿童溺水事件频繁产生,究竟是谁之过?

  “该做的工作都做了”,还是防不胜防

  1到夏暑,溺水事故就会成为避不开的沉重话题。记者梳理发现,今年4月1日到7月中旬,3个多月时间海南已有10余名学生溺水身亡,特别是近1个月就有7名学生溺亡,其中大多为15岁以下留守儿童。

  7月20日,记者对海口周边1些废弃的水塘访问发现,这些水塘构成已久,在暑假期间适逢雨季,这些坑塘大部份积满了水,积水深度难以预测。而且,这些危险水域没有设置任何防护措施和警示标识,许多孩子不顾危险仍然在水中嬉闹。

  “湖、河内严禁游泳、洗澡,我们在沿湖、河岸边设立了制止游泳的警示牌。但是,每一年都有小孩儿不听劝阻,随便下水。”1名村民对记者说。

  据了解,暑假前夕,海南省教育厅下发紧急通知,要求各地各校认真落实溺水防范工作,指点家长做好暑假期间学生安全教育。

  “印发《告家长书》,校讯通发短信提示……该做的工作都做了,但是学生溺水事故还是未能杜绝。”海南省教育厅有关负责人告知记者,为防范学生溺水,他们制作了公益广告在当地电视台黄金时段连续播发,并让学校通过校讯通向家功夫派充值长经常发送提示短信。针对留守儿童,他们要求基层学校老师上门家访,1定要与家长面对面沟通。

  “每一年到这个时候,我们都很紧张,早早就与相干部门联系加强监管,可溺水事故还是防不胜防。”该负责人无奈地表示。

  多环节掉链子,孩子游“野泳”难防

  事实上,减少儿童暑期溺水风险的关键环节,除儿童本身外,还在于学校、家长和设施防护,只有环环责任到位,才能减少悲剧产生。可在现实中,这些环节常常不同程度地“掉链子”。

  “缺少安全意识,许多监护人监管不到位。”郭敏曾参与1项关于校园安全与青少年权益保护的项目调研,她发现,儿童溺亡事件主要产生在农村,农村的现状是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,老人、孩子留守。老人常常缺少安全意识,对孩子的监管常常不到位。

  “你留意下会发现,这些溺水死亡事故大多产生在脱离家长监护和学校老师管理的时段。很多溺水学生的家长由于忙于工作,无暇顾及孩子的去向。”郭敏说。

  “为了生存,我们也是没办法。”在工地打工的姜峰告知记者,他和妻子终年在外打工,7岁的儿子就被送到乡下由爷爷看管。爷爷奶奶主要是给孩子做饭,至于其他方面,老人们并没有想那末多。

  郭敏无奈地表示,留守子女溺亡事故所占比率较高,很多时候是由于孩子没人监管,另外,相比城市的孩子丰富多彩的假期生活,留守儿童多生活单调,加上天气酷热,孩子们在水塘中顽耍就成了暑期生活的1部份。即便年老力衰的老人寸步不离孩子,也难盯住孩子戏水。

  谈起近几年来接触的多起学生溺水事故,海口120调度科科长张彩云心痛不已。她坦言,从多起溺水事故来看,农村产生事故的数量明显高于城市。“城市具有众多经营规范的游泳池,配有救生员等。而农村孩子想要消暑,大多是35成群去游‘野泳’,安全没有保障。加上地处偏僻,1旦产生事故,救济气力短时间内很难迅速到达现场。”

  在她看来,农村的基础设施差,孩子们只能在1些无人管理的小水塘、水库游泳嬉水,危险系数大大增加。

  如何织密防溺水保护网

  “儿童暑期溺水困难并不是无解,关键是能否在各个环节进行改良。每一个环节的气力增强了,整体安全效能就可以体现出来。”业内人士认为,预防溺水事故需要家长、学校、政府部门、社会气力共同参与。

  据了解,为加快推动中小学生“学游泳、防溺水、懂救生”系统教育工程,海南省教育厅决定于2019年暑假继续将全省普及中小学生游泳教育纳入暑假作业活动,各地各校可根据情况对家长带孩子参加的游泳培训给予适当奖补。

  郭敏认为,有针对性地对学生进行安全教育相当重要。虽然每一年暑假前,各个学校都会进行安全教育,班主任也会加以强调,但只念文件的效果其实不好,还需要用办展览、看视频等更直观的方式对学生进行教育。与此同时,家庭监管缺位的问题也需要加以解决,对不负责任的家长,相干部门应当给予警示。

  “另外,有关部门可以结合正在推动的新农村建设,利用1些水塘资源建设1批简易游泳池,有深浅区、有标识,最好还有人管。农村中小学生有了安全的游泳场所,1定程度会减少他们去溺水隐患的河流、水塘玩水。”

  “相对城里的孩子能够享遭到优良公共资源,农村学生特别是留守儿童的暑期生活太过单调,怎样弥补留守儿童假期的空白也是有关部门应当思考的。”郭敏建议,可以将学生非正常死亡纳入对地方政府的考核范围,切实推动各个相干部门尽职尽责。家庭、学校、社会、政府相互补位,才能最大限度地不留空当、无监护盲区。(工人日报记者 吴雪君)

关于作者: 风采

热门文章